我喜欢的枡野俊明(二)

Published by Downshifter Minimalist on 11 Aug 2021

 

Shunmyo Masuno,枡野俊明,是一位禅师。此君的作品以短小章节为主,每一篇都有十分有趣的主题,浅显易懂,不过因为这样反而不容易摘录:可能不小心把整本书都抄写下来了。我曾经摘录过他翻译成中文的《不为钱烦恼的老后 – 禅的金钱使用法》和《美在举手投足间》,自己翻译摘录了他的英文版的《The Art of Simple Living – 100 Daily Practices from a Japanese Zen Monk for a Lifetime of Calm and Joy》。今天,给他的另一本书做了摘录《禅与极简生活艺术》,还是一样觉得好看,发人深省。

读禅师的东西也好,其他的书籍也好,一定要把自己原本的固定观念放下。里面所说的不一定是我以为的意思,而也可能正好是我以为的意思。我喜欢禅这东西,因为它不分黑白好坏,只说这件事情而已。以另一位禅师铃木大拙所说就是:那是追寻还未对人类施于拯救的神,所以禅要我倒退着走路,放下辛苦学来的人为知识常识,而重新像婴儿一样轻松地呼吸就好。

枡野俊明如是说:

摘录于《禅与极简生活艺术》

  • 禅,极简,都不是抵抗物质,对抗生活,而是理性看待物质,欲望,过平衡的生活。
  • 所谓极简生活,即在生活中,什么都不浪费,只拥有真正需要的东西。这样便是美丽的生活。
  • 让自己的生活空间有条理,井然有序,不仅会让家里看起来更舒适,也会让自己和家人的精神状态更轻松。
  • 生活极简,不是要大家舍弃物欲,而是无论收入高低都能活出最好的样子。
  • 极简生活,其实是一种生活态度,生活艺术,生活智慧,只保留生活中你认为最重要和必要的东西。
  • 如果我们能忍受小小的不适感,我们就能拥有更加有生机的活法。
  • 顺其自然。自然是最简单且最深刻的禅。如果冷,就活动一下身体。如果热,就用冷水洗脸。如果你这么做了,你已经拥有了禅意的生活。
  • 金钱不能决定一天的好坏。决定一天的好坏的,是自己是否完成了应做之事。
  • “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”,说的是每日承担各自的职责的重要性。对你来说,应做之事究竟是什么呢?认真面对自己的应做之事,一个个去认真完成,不被得失所左右,只管面对眼前被赋予的使命,努力面对,那就是应做之事。
  • 心守一事,就是一次做一件事。
  • 如果对方希望你做,你就做。如果对方不希望你参与,你就放手;如果孩子请你帮忙,你就提供帮助,反之则静静地在远处照看即可。
  • 繁体的“親”,拆开来就是“立,木,见”三个字。所以做为亲人,像树木一样,站在适当的距离,安然凝视就好。
  • 哪天想做,那天就是好日子
  • 减去顾虑,简化自我,只保留想做的愿望,然后就去做。
  • 无论谁都应以不计后果的姿态做好每天的应做之事。
  • 只有对最简单,最便宜的食材都能保持平静心,平等心,平常心,那么你在对待生活中其他事物时,就能以适宜的心态去对待了。
  • 定量生活。自己的生活需要多少东西,就买多少东西。不浪费就是收获,少买就是多得。
  • 以自给自足为目标的僧人,在准备晚饭的时候,只从田中摘取够当日吃的蔬菜。如此一来,当吃完晚饭时,任何食材都不会剩下。他们不会提前摘好第二日早上吃的蔬菜。没有任何剩余食材的厨房,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清爽感。
  • 一日三餐,只将能吃掉的分量摆上桌,对所有的食物都怀抱感恩之心,郑重享用。餐食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,它不仅维护我们的身体,也培育我们的精神,是一种美感。
  • 禅和极简,可融入生活的每时每事。
  • 正殿的扫除用抹布,拧干之后,动用全身的力量亲自擦拭。院子的扫除用的是扫帚。修行僧们使用最基本的必需品,没有不必要的存货。日常生活本身就是修行。
  • 如果有人问:“我很担心未来,改怎么办才好?”我只能这样回答:“到那时再考虑吧。”眼下需要认识到的一点是:“胡思乱想,百般烦恼不会有任何助益。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,等到不安成为现实的时候再来考虑吧。”
  • 今日绽放的花和昨日的花不是同一朵。今天的你和昨天的你,也不是同一人。

此书可以在图书馆借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