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要当女超人

Published by Downshifter Minimalist on 05 Oct 2021

 

决定过简单和减速的生活,其中一个对于我至关重要的关卡,就是放下想当“女超人”的念头。我本身并不是喜欢东西的人,所以减少购物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,舍弃物品也不觉得特别困难,反而是我多年来一直秉持着“人必须独立”的这个固定观念,让我难以放下工作与金钱,心里对它们既厌倦又依恋。

曾经看过一本叫做《老娘干嘛那么累》的书,里面谈到“女超人症候群”,让我深有感触,发现了自己也有着当“女超人”的念头。一直到2019年中旬,我都觉得只有“独立”才是最正确的观念:不能够依赖任何人,虽然有老公,母亲,孩子,朋友,同事,但是说到底自己必须靠自己,其它的人都是不可靠的。我必须经济独立,思想独立,必须对于一切保持距离。那时我还是无神论者,以为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完成的。

现在想来,自己实在太过不自量力。其实我所谓的“独立”,没有一样是靠自己独立完成的。工作上依靠同事和朋友,生活中我几乎没有时间和孩子们相处,完全依靠老公,妈妈和阿姨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。经济上也是老公和我一起努力才能付清了房贷,到最后可以成为零负债一族。我以为靠自己努力得到的一切,其实都不是我自己一人可以做到的。再看远一点,如果不是神赐予我可以活动的身体,赐予我这些宝贵的家人朋友同事,赐予我生活所需的空气食物,干净的水源,我根本什么都做不到,所以我的“独立”不过是一种盲目的骄傲和幻觉罢了。

再者,如果一切都必须照着自己的方式行动的话,那怎么可能会有发生奇迹的机会呢?也许当我经济不独立时,当我去依赖身边的人时,才会发生不可思议的的事情呢!如果我从不给予其他事情改变的空间,只想一手掌握事态,那么只会落得疲惫,失望罢了。

“依赖别人不是消极的事情”,当时这么一想,“人必须独立“的固定观念就不见了。这个新的信念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,要过简单而减速的生活是完全可能的,只要我放下我的偏见,放开现在手中紧握的东西,让一切顺其自然就好。

我着手行动,2019年底彻底放开了固定工作和固定收入。我期待经历一些不同的事情,不再逼迫自己做独立的女超人,我要来搅合一下十四年来认为“绝不可缺少全职工作”的固定观念。那一天,我感到心脏重新开始怦怦跳,生活中就要有不确定的东西进来了,我不再是一个设定好了程序运转的洗衣机,而是一个放开手接受未知的人。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会有什么改变呢?我很好奇,好想试试看!只要保持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,我觉得就可以去接受各种可能性。

2020年至今,好几次因为病毒锁城,孩子们几乎整日呆在家里。两个大孩子网上上课,老三和我成了玩伴,午餐后还会一起睡个午觉。没有了全职工作的日子,一点也不无聊,真的可以做很多喜欢的事情,尤其是当自己清楚什么是”应做之事“后,就会发现慢慢过日子的乐趣。这样的日子,既不是忙忙碌碌,也不是无所事事,而是不慌不忙做该做的事,想做的事,不慌不忙地休息,连时间都不需要看。

若换在以前上班的时期,一旦孩子需要呆在家不能去学校,我就一定会烦恼不已:需要浪费宝贵的假期看孩子;如果假期不够用,就要担心怎么一边在家工作一边管孩子,虽然最后还是可以撑过去,到底还是心烦意乱。因为什么都想做到最好,反而不开心。

现在的我,因为放开了全职工作,改变了生活和消费习惯,就不再担心那些东西:不用想请假会不会给老板和同事添麻烦;有没有还要知会一声的跨国会议;不知道孩子会病上几天,能不能拿那么多天的假期;要不要叫老公拿假期来看孩子等等……人生本就是一段假期,带着度假的心,住在度假的屋子,做着那天该做的事情。

其实本来是很单纯的事情:照看孩子,爱身边的人,做喜欢的事。但因为这个不单纯的社会对于人们不单纯的期待,加上我自己不单纯的生活选择,才让简单的事无限复杂化。

我简化了自己的生活,减少了需要的物品,简化了自己的心,所以现在我手边的一切已经绰绰有余,可以放慢脚步,过原本就是很单纯的日子。

闲暇的极简日子虽然也需要金钱,但是需要的量却大大的减少了,所以既然不用花那么多钱就觉得幸福,那么多余的收入无异于多余的物品一样,不过是奴役自己的东西罢了。减少不必要的金钱,减少不必要的固定观念,这些就和减少不必要的杂物一样重要。对于减速生活者来说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